国内主页 > 国内 >
摘要:多位专家都认为,从2007年夭折的港股直通车到“沪港通”的呱呱落地,其中隐现着一条人民币尝试国际化的坎坷道路。...

沉迷中国网络小说半年 美国一小伙成功戒掉毒瘾

微信网页版 

  央视网消息:当日韩漫画和轻小说培育出的英语读者,对这类故事的套路感到厌倦时,他们便顺理成章地将目光转向新生的中国网络小说。

  因为中国特殊的出版历史,网络文学吞下了印刷文学没吃到的最大一块商业蛋糕——类型小说,再加上先进媒介蕴藏的巨大能量,长成了现在这样的世界奇观。

  美国小伙凯文·卡扎德读了半年中国网络小说后,成功地戒掉了毒瘾。

  美国小伙凯文·卡扎德靠读中国网络小说成功戒掉了毒瘾。 央视网 图

  2014年,卡扎德失恋了,他心情苦闷,不愿出外见人,整日窝在家里,用毒品自我麻醉。一段时间后,他的胸口开始剧痛。去医院做了几次扫描,结果都是“没有异常”,卡扎德却不放心,总觉得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自己。

  卡扎德喜欢读漫画。有天他正在网上读漫画,网站聊天室的对话框忽然不停地闪起来。卡扎德并不经常参与聊天,但这回的讨论似乎异常热烈。卡扎德终于耐不住性子进群围观,漫友们一窝蜂激动地劝他:“读过CD没?”“你一定得读CD!”卡扎德一脸懵圈:“CD是什么鬼?”

  “CD”是中国玄幻小说《盘龙》(Coiling Dragon)的英文缩写,2014年,《盘龙》被美国网友“任我行”自发翻译成英文,在网上连载,令许多英语读者大开眼界。

  “我们西方文化有哈利·波特和各种优质小说,我长这么大,什么样的小说没读过?”自诩阅历丰富,卡扎德随意点开小说链接,结果“彻底陷进去了”。一整天,他不吃不喝,一连读了五六部(《盘龙》共二十一部),相当于中文一百多万字。

  2015年初,正是中国网络小说在英语世界翻译热潮的开端,许多大部头小说的翻译才刚刚开始。一部小说译者,每天甚至每周才能更新几千字的内容,根本无法满足卡扎德的胃口。卡扎德很快找到办法:他多方寻觅,找到了三个翻译网站,同时追更15部中国网络小说,就像“美国大妈追肥皂剧”。

  半年后,因为沉迷中国网络小说,卡扎德彻底戒掉了可卡因。“过去我回家后只想着吸毒,现在我回家后满脑子想的都是中国小说,它们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但至少不会伤害身体。”卡扎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像卡扎德这样“满脑子想着中国小说的”的国外读者越来越多。2017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委托全美排名第三的网文翻译网站沃拉雷小说网站主艾菲尔(etvolare)在站内发布采访征集令。“6个小时之内收到上百封邮件。”艾菲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这些读者来自亚非欧美的18个不同国家,大部分是大学生,此外,多是软件开发等理工科职业的从业者。

第二,向播出方发出律师函,正告该片涉及版权纠纷,必须立即停播,否则连带诉讼。

科学史上,艾勒、高斯、赫姆戈尔茨、门捷列耶夫都曾留下巨大的遗产。对于这种多产,我老是迷惑不解。这一点很难解释,但也挺自然--古时候,人们写得比较多。至于今日的学者,多卷本的全集是一种罕见的甚至是奇怪的现象。连作家似乎也写得比过去少了。

当前文章:http://513256.belstaff-ebay.com/s760jja3.html

发布时间:2018-02-22 10:53:05

大秦帝国  妄想学生会  九仙图  偷万元打赏男主播  男儿行  盛大  昂科威envision  deemo  江诗丹顿  multivan